日新网

日新网是一家致力于推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引入房地产后市场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 “日新”语出《大学》——“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网专注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 新模式妆点房产后市场,让新生活更近一点,让科技落地更从容一点。旗下拥有创新行业资讯日新网、 创新专业培训日新研习社、创新企业孵化成长日新商脉三款产品,以住宅、商业地产、 写字楼等不同业态物业经营的增效减能与增值创新以及服务标准化、 物业智能化、信息化等策略方向的创新为主要研究内容,共同助力日新网成为物业行业创新风向标。

阿里前副总裁进入物业行业,看物业思维7年变迁


日新观点: 范驰从阿里离开,担任金地物业联席CEO,跨行业狠狠推动了行业的竞争格局变动。所谓时势造英雄,一个行业而开始造星了,必然也意味着两件事:一是行业价值提升,二是行业处于争霸之际。物业越来越不像物业,这些跨界人才是将注入改变,还是逐渐适应行业?

早在今年5月从阿里离开的范驰,近期被曝已入职金地物业,担任金地物业联席CEO,负责金地物业的数字化转型等工作,直接向金地集团董事长汇报工作。

从阿里离开之前,范驰已是一名“老阿里”,花名“程咬金”,加入阿里已经 11 年,先后任职于支付宝、口碑、飞猪和大文娱四个部门。离职前,范驰在阿里文娱负责 OTT( Over-the-top ,流媒体服务)和体育业务。

根据媒体报道,范驰在阿里时,是集团副总裁,级别已经达到M7,与蒋凡、王磊等是同一个级别。

阿里是互联网大厂,阿里M7老将进入物业行业,多多少少有点颠覆认知。

因为在“传统”认知里,互联网大厂代表着创新、活力,甚至可以引申为青年人对新鲜事物的追寻,对新生活的向往。

而物业长期处于鄙视链底端,很多人在评价物业时,会认为这个行业不酷、不好玩、没未来。在物业几乎与地产平行发展的几十年里,比起地产母公司的高光,物业实在显得不起眼。

也因此,当许家印、王石、胡葆森、宋广菊这些名字被人熟知时,我们几乎无法从物业发展的前20甚至30年里,找到哪个被大众记住并津津乐道的一个专属物业行业的名字。

范驰这次入行,就显得很重要,跨行业狠狠推动了行业的竞争格局变动。

三国时期谋臣如雨、猛将如云,赵云弃公孙瓒而追随刘备,徐庶别荆州而入新野,不论是静中等待,还是动中选择,只有当人才到此聚集,行业才能有热度、有更快发展速度。

所谓时势造英雄,一个行业而开始造星了,必然也意味着两件事:一是行业价值提升,二是行业处于争霸之际

行业价值在提升,几乎每个行业人都特别明晰这一点。甚至很多行外人,在市场环境与交易逻辑发生变化之后,也早已经敏锐地觉察到掌握社区入口的战略意义。

2014年前,行业里还没有一条鲶鱼

2010年,iPhone 4上市,几乎是掀起了智能手机的颠覆性变革。仅3年后,诺基亚卖掉了手机业务,一代霸主就此成为过去式。

2014年,中国内地刚刚开始普及4G网络,移动互联网加速。

大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移动互联网的加速度冲击,商业市场的底层战场规则开始发生变化。很多人可能还记得,那几年里总会有传统企业开会研究,学习互联网思维。

物业行业里,这条鲶鱼恰好也出现在2014年。彩生活的成功上市,几乎刺激了全行业的敏感神经,简直直接掀翻牌桌,将传统与未来的对决直接摆到了桌面上,引来轩然大波,此后7年时间,大约已超越了物业前30多年的发展速度。

这次入行物业的范驰,其老东家阿里曾经有个很有意思的比喻,“寒武纪大爆发”:“各个市场主体,海量创新,高频跨界,竞争协作,突变、裂变、聚变产生海量新物种,市场由于多对多的连接,产生大规模共创协作,大面积的开放体系带来了创新,形成巨大的内在性动力增长。”

这个比喻其实是在对比寒武纪大爆发这个时间节点前后:大约38亿年前生命诞生,到5.8亿年前的寒武纪,经历了二十多亿年的漫长岁月,在这段漫长岁月中,生物进化的进展相当有限。而寒武纪之后,物种数量突然出现暴涨,我们所熟悉的昆虫、鱼类、爬行类哺乳类等多细胞复杂生物才开始大量出现。

在彩生活引发行业思维的变革之前,行业里早已开始了零星的探索。绿城服务在2007年就开始在园区内提供增值服务,在日新网的采访中了解到,最初绿城服务卖早餐、做婚庆,能干的都探索了一遍。

2011年,当时还不是宇宙第一大物企的碧桂园服务,也开始社区增值服务的探索。3年后开设了第一家社区服务中心,提供中介服务。

2013年,阿那亚开始转型,为客户提供一整套的生活方式体验,已经与传统的物业形态有所不同,以客户为中心,力求“最了解全家需求”。

在房地产还是强势大家长时,物业的经营探索确实是很困难。因为一直有地产朋友说:“地产没有梦想。地产相对短视些,需要尽快出成果。而梦想往往是中长期规划,地产老板或许不允许等一个梦想落地。”

所以这个困难不只是战略层面的不支持,带来资金、人才短缺的问题,还有很重要的问题是思维没有跟上。

最大的第三方物业、曾经的优等生长城物业,在2012年曾创新地提出用“云”来赋能物业,但扔进行业的水池里没溅起来什么大水花。还有一些互联网企业,看到物业行业的可能性,希望通过管理平台将更多物业放到平台上,但在推进中会遇到非常大的问题,不但无法盈利,反而要倒贴许多成本进去。

7年前,自内部颠覆

2014年,确实太早了。

在这个刚刚普及4G的时代,还有一大批人不会用微信和智能机。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影响才刚刚起步,尚未达到“手机成为人的某个器官”的程度。

而距离万科高喊“活下去”也还有4年时间,前端的房地产开发依然如火如荼。虽然O2O这种“以人为中心”,通过满足“我现在就要”的心态圈用户的商业模式刮起了一阵资本狂风,但毕竟不是房地产的业务主战场。

也就难怪当时关于彩生活的讨论声里,反对的声音很大。

但虽然反对声大,在2015-2017年间,很多物企在新三板挂牌,这三年分别有12家、24家和23家。到2018年,物企在主板上市也终于迎来一次小高潮。这一年,还迎来了物业企业集体更名,把“物业管理”更改为“服务”、“生活”等。

微信图片_20210928091820.jpg

2018年雅生活上市时,时任雅生活总裁的刘德明语出惊人:如果我们再不觉醒的话,五年之后全体下课

距离他说的5年还有不到2年时间,资本市场的逻辑首先发生了变化。去年还大热的物业股,今年已变得有点凉。超过1亿平方米管理面积的物业,说卖也就卖了,递表上市的物企被打趣为递表排队被收购。

前几个月蹭蹭蹭上涨的估值也在回落,碧桂园服务已从超2000亿回落到了1600亿。

前不久在物业人交流中, 一位物业朋友认为,不知不觉间,我们可能即将遭遇物业领域的“马克沁时刻”

以前看电影时,记忆深刻的是英国军队发射机枪时要以方阵出现,很多人可能有过跟我一样的疑惑,为什么要用方阵而不是一字排开?

问题就出在使用的机枪身上,火器出现得很早,但最初大规模用于作战的火绳枪弹药装填要依靠手动,因此依然要沿用冷兵器时代的方阵,才能保证发射密度,实现足够的杀伤力。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马克沁机枪出现,两军对垒,使用马克沁机枪的军队对上传统方阵军队,战局震惊了世界。

7年前物业行业从内部开始被颠覆,短短七年,要颠覆物业的已不只是物业自己。比如贝壳,这个令许多物业人感受到威胁的存在,正在以居住为入口,成长为生活服务平台。从去年开始,那些基本上将社区包围了的贝壳旗下门店,有一项新的任务,就是维护客户。“开展生活服务经营,随时都可以。”

未来什么时候来?

物业人现在普遍压力都很大,除了每年上涨的KPI流水指标,还有对社区场景的预期。

要掌握这个场景,实现场景价值变现,数字化的战略高度被越推越高。寄希望于数字化能带来社区数据的可量化,从而提高服务效能、管理效率、服务体验。

去年底,朱保全说,要革物业的命,造物业行业的贝壳。

今年9月,李长江说,碧桂园服务不久将宣布进入机器人服务时代。

而今年初,建业新生活发布了执行董事的变更公告,新获委任的王乾先生是位80后,加入物业行业仅有几个月时间。此前他也一直是互联网人,直到进入房地产行业,开始与物业有一些相关性。

范驰加入金地物业直接向集团总裁汇报工作,足见被委以重任。

物业越来越不像物业,这些跨界人才是将注入改变,还是逐渐适应行业?

社区场景下的战局,未来又该有什么新鲜故事?

微信图片_20210914112514.jpg

注:本文转载自日新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