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网

日新网是一家致力于推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引入房地产后市场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 “日新”语出《大学》——“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网专注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 新模式妆点房产后市场,让新生活更近一点,让科技落地更从容一点。旗下拥有创新行业资讯日新网、 创新专业培训日新研习社、创新企业孵化成长日新商脉三款产品,以住宅、商业地产、 写字楼等不同业态物业经营的增效减能与增值创新以及服务标准化、 物业智能化、信息化等策略方向的创新为主要研究内容,共同助力日新网成为物业行业创新风向标。

这届年轻人,租房都不找中介了


日新观点: 为了省钱,年轻人宁愿承担风险。

“北漂教我生活,中介教我做人”。和众多北漂的年轻人一样,为了租房,北漂两年的颖儿受过太多生活的毒打。“我已经数不清搬过多少次家了。每次让我下定决心搬家的人,都是中介。” 

颖儿经历过被中介通知限时搬家,也被中介骗过钱,“没想到,生活给我的第一个创伤是租房带来的。” 

被租房毒打过的年轻人比比皆是。在一二线城市工作,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花几百万元买套房,对于打拼的年轻人来说,租房的问题总是要面对的。 

近几年来,主打年轻人市场的长租公寓品牌,以华丽的外表,温馨的话术,吸引一大波青年租客。然而,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2018年开始,杭州、上海、合肥、郑州、广州等地多家长租公寓公司暴雷,套牢年轻人的“租金贷”更是变成他们的噩梦。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全国有超百家长租公寓暴雷,数十万人直接损失数百亿元。2020年10月,就连已经上市的蛋壳公寓也暴雷,数万租客无家可归。 

“付完整整一年的房租,刚住几天就被扫地出门。”如此情况下,很多年轻人租房,不再轻易相信所谓的大品牌、大平台。克尔瑞对国内核心八城租赁客群的调研显示,租赁客户对机构租赁产品信任降至冰点,更倾向于选择“房东直连”的方式进行租赁,占比超70%;而选择机构化公寓的客户占比从22.7%跌至不到10%。 

克尔瑞租赁调研数据亦显示,在租房时看重的因素中,排在第一的是租金,关注性价比的人群占比超6成。北京和上海租赁市场中,年轻人的租房成本在2000-3000元/月占比较高,其他六城2000元/月占比较高,中低端租赁需求仍是市场主力。也就是说,在辨别房源安全性之外,年轻人租房也更希望能节约成本。 

大平台没有保障,又想租到便宜的房子,年轻人租房方式也正因此在悄然发生变化,他们开始探索五花八门的租房方式。为了找到“房东直租”房源,谨防被骗,年轻人愿意多花精力、多花时间,只为找到更优质的、更合适自己的房子。 

本期小酒馆,我们与选择不同租房方式的年轻人聊了聊,他们有的上微博、闲鱼租房,有的为了节省中介费不惜通过小众APP找房,有的直接通过小区的门卫找到了满意的房子,有的甚至通过与摩的司机聊天而意外获得房东名片…… 

然而,在种种新兴的租赁产品、平台上,难以预料的风险隐患又可能出现,如无法签署正规租房合同、遇到披着“房东”外衣的骗子等等,年轻人要靠自己的火眼金睛,才能甄别风险。 

为了租房,在城市中拥有一方生存之地,年轻人到底承担了多少风险?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微博租房,亲测有效

超超 | 24岁 研一学生

在得知我在微博找出租房后,向我请教北京租房情况的小师妹瞬间无语,毕竟在她认知里,微博超话是粉丝和热点的盘踞地,与租房毫无关联。但在我强烈“推销”之下,她也开始在微博上的“北京租房”超话里物色房源。 

于我而言,虽然我只有一次租房经验,但那次体验真的太好了,以至于现在都过去快一年了我还念念不忘,凡是周边朋友有异地短期租房需要的,我都会推荐他们去超话里找房源。 

我印象很深刻,去年4月,“京津冀健康码状态互认”的消息公布,我一收到这信息便马上着手了解北京各大公司的实习生招聘信息。我保研成功,当时开学时间定是9月份,我想着趁这几个月去北京找个公司,进行几个月的短期实习,也算有个社会经验。 

我将想法和父母说后,他们也表示支持我的想法,但还是担忧,如果我在北京实习,住宿问题怎么解决。一开始,我并不着急找房子,我初步的想法是先找工作,然后再找房子。但出人意料的是,在导师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找到了实习的岗位。 

随之而来便是住宿问题,虽然我有很多亲戚都在北京,但也都是租房住,我前去“投奔”也不好。于是,我开始在链家、我爱我家等租房交易平台上找房子,但找了两三天了,并没有合乎心意的,而原因无外乎一点,便是价钱。 

在这些平台上租房,先不说租房周期很少有几个月短租的,仅是中介费便足以让我打退堂鼓,毕竟我只需要租四个月房子,又不是长租,押三付一都好说,可是一个月租金用于中介费实在太高了。 

就在我犯愁时,有一天刷微博,突然发现关注的一个职场博主发的一个“短租房实用贴”下,有不少网友推荐在微博上找房。于是我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微博搜索“北京租房”相关信息,搜索后弹出好多博文,博文基本都是图文匹配,很多在微博上转租房的博主都会很清晰描述对于租客的要求、房子的具体信息等内容,而且房子的图片也很写实,都是房子的现状图。 

这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开始进一步使用微博来找房,例如进“北京租房”微博超话,在搜索中带上地铁名字等方法。不到半天,我还真找到一间很合适的房间,发布租房信息的是位二房东,我私信她时,房间已经空置半个月了。 

我的出现令她很开心,因为房子挨着几所大学,她原本想着疫情期间房子不好出租,到9月份学生返校后便会恢复正常,而我这种想要短租的租客恰好符合她的需求。当晚,她就给我拍了很多房子图片以及讲解周边环境,还向我承诺,房租不需要押三付一,也不收取任何附加费用,宽带费也不需要我额外支出。 

最后自然也没什么突发事件,房子实景和房东在微博上发布的内容所差无异,那几个月里大家之间相处也挺好。 

闲鱼也可以租房,难道只有我知道?

罐头丨27岁 摄影师

这几天我刚租下一套房子,目前正在搬家中。这套房在北京朝阳区劲松附近,一室一厅大概50平米,房租是4300元/月,押一付三、没有中介费。这套房是我在闲鱼上找的,然后和房东看房、直租的。 

我算是闲鱼租房的深度用户。从2018年毕业后的第一套租房开始,我就开始使用闲鱼租房,目前我已经通过闲鱼租了三次房。但是我可能不是完全意义上的通过闲鱼租房,因为闲鱼只是我用来寻找房源信息的一个工具,没有通过闲鱼签约、付款,后续的签约和付款,我都是直接和房东联系的。 

印象中我的三次租房体验都还挺顺利的。首先是找房的过程中,没有遇到骗子,唯一的问题就是中介比较多,需要花比较多时间去筛选,当然你也会遇到比较多披着直租外皮的中介,这种时候聊天发现了跳过就好。 

其次,租房的过程也比较顺利,因为我一般都是在闲鱼上选好房子,联系房东线下看房,最后和房东签约。比如新租的这一套房子,我就只花了两周寻找房源、两个下午看房,看了四套,其中最开始中意的一套房东临时加价放弃了,最后租的这一套当天下午五点半去看的,六点半就和房东签好合同。 

闲鱼的门槛是比较低的,发布房源甚至不需要上传房产证等信息,只需要拍几张图、写一段介绍即可。所以房源信息泥沙俱下,中介很多。但也有房东会青睐这种方式,比如就有房东告诉我,交给中介她不放心,一是不喜欢被中介骚扰,二是自己的房子也想筛选一下承租人。 

因此,对于找房的人来说,可能就需要花更多时间去筛选,在大量信息中找到适合的、房东直租的那一个。但我认为这种付出是值得的。因为花几个小时就可以省下一个月房租的中介费,这个回报比是很高的。很难有什么工作,可以几个小时回报三四千元。 

为了缩减租房成本,我在小众APP上租房

蔡蔡 | 28岁 产品经理

来北京之前,我在广州生活了七年。刚毕业那会,租房都是上58同城、链家找中介租房。因为有好朋友一起整租,每次也能一起分担中介费,租房显得没有那么困难。 

2020年,我感觉在广州的发展空间不大,于是将求职范围扩大到上海和北京。 

只身换城市,没有同行的人,也没有很多积蓄,我不准备花很多钱在租房上。我决定既不找中介,也不租自如,要找便宜的房源。差不多确定工作后,我就询问了一个在上海工作的学姐,她告诉我,她一直用“六六直租”APP租房,上面会有房东直租房源和跟豆瓣租房小组差不多的租客转租信息。 

如果是刚毕业的我,是不敢使用这个APP的,那个时候我宁愿多花点钱来增加安全性。但确定去北京后,我被北京租房的成本吓到了。在广州,我的房租都是1500元/月左右,押二付一,每次租房一次性付款最多不会超过5000元。但来到北京,我发现租个房间月租就要近3000元,还要押一付三,如果加上中介费,一次性需要交付的费用将超过一万元…… 

不得不说,六六直租房源极少,有一手房东直租,也有二房东出租或租客转租。这个APP上传房源会要求房产相关证件和实名认证,相对豆瓣租房小组来说,靠谱很多。我联系到一个人,他说他的身份证地址就是出租房子的地址,可以说是“真·北京业主”了,但最终由于他在出差,而我赶着确定落脚点,就没有租他的房子。 

在北京,直接接触到业主确实很难。最终,我在六六直租上租了东三环一个小区两居室的主卧。室友是一对夫妇,他们从房东手里整租下这套房。实地看了房间和跟室友聊天,感觉他们很靠谱,并不是骗人。房间很大,厨房也很大,最重要的是,室友答应降价租给我,且只需要押一付一。 

原来,他们已经在小区买了一套二手房,正在装修,这套房子租期到了就不再续租,也是因为他们工作经常出差,才想把房间出租。我和他们签了一纸协议,看上去很没有保障那种,但我看到了上一任租客签的也是一样的协议。不同的是,他们租给上一个租客的价格是2900元/月,而租给我是2650元/月,而这套房整租价格是5800元/月。我对比了一下周边房租,可以说这个价格真的很便宜。 

住进来之后,发现室友确实经常出差,我基本上自己住着这套两居室。当然,年中我就必须搬出去,重新找房。换个平台或者继续在这个APP,可能都很难找到这样的房子了。这个过程,有很大风险,我也不像常规的租房方式,能看到房产证、签租房合同,但我确实省了一大笔钱。 

为了省中介费,我冒着风险去“看房狗”租房

洋洋 | 24岁 传媒文化

我找房子的渠道比较小众,是在“看房狗”的微信小程序“一朵云上住”租到房子的,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来北京实习的时候,借住在朋友家,朋友建议我租自如,但是我看了看自如,租金偏高,而且还要收服务费。我也找了其他中介去看房,但找中介租房子也要一个月的中介费,虽然几千块钱不多,但对于一个囊中羞涩的实习生来说,还是能省则省。 

看过几次后,我还是想找房东直租的房子。我在58同城上搜房东直租的租房信息,电话打过去后,发现基本上都是中介在冒充房东,而且很多房源也不真实,让我十分心力交瘁。 

于是我开始在微博上搜索租房信息,看到了微博租房大V“看房狗看房狗”发布的租房信息,基本上都是房东直租或者房客找室友,没有中介抽成,这对我来说是个靠谱的渠道。 

我按照“看房狗看房狗”的微博留下的二维码扫描过去,发现添加的不是房东微信,而是“看房狗”的官方服务微信,对方发给我一个小程序,这个小程序就是“看房狗”的租房信息平台,我看了一圈,上面都是用户自主发布的租房信息, 房源相对其他租房信息平台来说更真实一些。 

当然,最吸引我的,是价格要比自如、蛋壳上面的房源低很多。我成功在上面租到了一个次卧,比自如上同地段同面积的房源价格要低将近1000元。

不过“看房狗”只是提供了一个租房信息交流的平台,看房、租房都要加对方微信了解,这里面也不乏一些骗子和中介,只能靠自己辨别。

签约合同的环节也没有保障,我是和前租户签的合同,等他和房东的合同到期后,我才能和房东直签,这中间还是有风险的,手续和流程都不如自如这种大平台完善。 

不过,去年蛋壳的暴雷事件,让我发现大平台的保障机制也不一定有效,国内的租房市场还是不够完善,任何租房方式都会有一定风险存在,还是要学会甄别。 

虽然租到了满意的房子,但房子终究是租来的,住的时候还要担心房东会不会解约,会不会让我临时搬走。还是自己的房子住着更安心,希望我早日能在工作的城市拥有自己的房子。 

小区门卫大爷,租房资源丰富

思敏|26岁  插画师

2018年我大学毕业,留在北京,说起租房我的故事太多了,这几年因为各种原因,来来回回搬了3次家,期间有因为租到的室友年龄差异较大、相处不愉快的,也有房租中介无理由涨价的...... 

我现在租的房子就比较满意,是通过小区门卫大爷介绍租来的。2020年,我换了份工作,之前住在顺义那边,新公司通勤需要2小时,实在不方便,就面临要找房子的困扰。还好我经验丰富,直接瞄准小区内广告和门卫大爷,租到了房。 

刚开始租房,我都是直接瞄准地方,自己去实地探房,到想租的小区里,找墙上张贴的各种租房广告。我会选择看起来比较新的广告纸张,挨个打电话,问是不是真实房源,了解一些信息。 

这些广告大部分是中介,为了看房,我加了几个中介微信,带我去看的房子大部分和他们微信朋友圈的根本不符合。印象特别深的,有个中介说,有1800元/月的主卧带阳台房源,我特别心动。结果原来是个隔断,5家合租,一个洗手间和一个厨房公用,没有客厅,刚进去就特别压抑,过道只能一个人过。当我问到他们是什么中介公司的时候,报过来的名字,都是些没听过的小中介。 

我怕受骗,就没有相信这些中介,而是自己跑到小区门口去和门卫大爷打听。结果一打听,还真是找到合适的人了。这位门卫大爷告诉我,他在这小区当门卫近4年时间了,我就问他这小区有没有往外租的房子。果不然大爷拿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楼号、房号和业主号码,而且他表示不需要中介费。最后,我整租到了比较满意的房子,押一付三,房租1500元/月,我完全可以接受。 

其实这种好事多少也是靠运气,毕竟还是有很多都是中介、二房东,甚至还有可能是骗子。 

通过摩的师傅,我租到了合适的房子

木华 | 30岁 出纳

2014年我大学毕业之后,通过学校老师的关系租到了一处家属院,虽然居住环境一般但租金很便宜,治安也很好。在那个家属院,我租了将近2年的时间。 

但是,后来因为父母嫌我离家太远,强烈要求我回家住。和他们僵持一段时间后,我还是妥协了,搬回了家住。但其实上班通勤挺累的,因为我们家离北京城区比较远,每天往返通勤都在3小时左右。 

刚开始和父母住到一起时还比较舒服,毕竟什么都不用自己管。但慢慢的矛盾就产生了。他们要求我下班尽快回家、晚上尽早睡觉、周末别睡懒觉……我觉得彼此的生活方式差异太大了,就决定在他们旁边的小区租个房,这样既可以每天回去,也有自己独立的空间。 

但当我想要租房时,我才发现,在我们这个区域,几乎不存在中介。不仅没有门店,就连租房APP上检索后的结果也只有三四套房出租,还都是120平米左右的大户型,并不适合我一个人住。 

我平时上班,都是先坐2公里的摩的到车站。时间久了,和摩的师傅( 以下称为师傅 )很熟悉。在一次坐车上班的过程中,我无意间问师傅,“咱们这边这么多回迁房,又有一些商品房小区,这么多房都是谁在住呢?怎么没人往外租?” 

师傅听到之后,颇为激动的说,“你要租房吗?我可以帮你啊!”说着,他便从车里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租房信息,业主姓氏、房屋位置、户型大小,以及是否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等等,应有尽有。 

师傅把那张纸递给我并告诉我,对哪些房子感兴趣,直接记上电话联系房东,也不需要交中介费,和房东签个合同就可以了。 

他还告诉我,这个区域住的大部分都是本地人,街坊四邻都非常熟悉,想要租房的也基本都是和我一样不想和父母一起住的,大都是通过别人介绍来租房。 

在师傅的帮助下,我记了4位业主的电话,在那个周末就逐一看了房。最后,我租下一套70平米左右的小两居,业主是和我父母年纪差不多的夫妻,人很好,事也少。 

我们甚至都没有签租房合同,看过他们的房产证之后我就交了房租。他们也很信任我,每次我上班没时间,业主阿姨还帮我交物业费、取暖费和网费,就这样愉快的住到现在。 

不过,这其实也是运气,这样租房并没有保障,如果碰到的是不靠谱的房东,还是有风险。 

在自如、蛋壳租房,并不省事和安全

朱珠 | 24岁 媒体人

刚来北京的时候,面对租房这道难题,我完全没经验,又怕遇到不良的二房东,所以想,选择比较大的长租公寓,可能会比较安全,还省去了很多麻烦。于是那个时候我只认定两个长租公寓品牌,一个是自如公寓,一个是蛋壳公寓。 

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即便如此,我依旧没有逃掉被收割的命运,租住品牌公寓期间,我两度被迫搬家,而且房租、押金还被扣在里面,拿不出来。 

2019年,我先是在自如上面租到了一间3398元/月的一间主卧,每个月还有服务费,是月房租的10%,加起来一个月的房租都快有3800元。本以为这么不便宜的房子,住着会比较省事舒心,谁知道刚搬过去的第一天就麻烦不断。 

找房子的初期,我就和自如的管家沟通了自己的要求:不和情侣合租;不住两居以上的房子,结果这两样,样样都被我给踩中。 

搬过去的第一天,我才发现隔壁那间房早已经被一对情侣预定,只是看房的时候对方还没搬过来,管家也隐瞒了实情。搬过去之后,看到这个情景,我也没有说什么,想着先住一段时间适应一下。结果这对情侣是我见过最会扰民的合租室友,厨房、卫生间、冰箱、洗衣机、客厅及沙发等,到处都被他们过度占用,就连晚上也会制造各种噪音。居住期间也有过沟通,但仍旧无效。 

更要命的是,没过多久,自如的工人上门说要把客厅隔断,再加塞一间房,这更让我无法忍受,于是我联系到自如的地区主管,毅然决然地跟对方沟通退租适宜,并要求对方把扣住的房租、押金退回。但是维权过程并不容易,经过多次的沟通博弈,才拿回了部分。 

退掉自如之后,我选择了蛋壳公寓,做媒体行业的我知道蛋壳公寓背后的投资方,以及对方的上市日期,所以也稍微比较放心,于是在2019年底,我签了一套蛋壳的房子。 

因为跟蛋壳的地区负责人比较熟,住了没几个月,对方就向我透露蛋壳公寓资金链吃紧这件事。我是年付的租金,一旦蛋壳暴雷,我的损失较大,所以期间两次退租。但是退租过程中,审核麻烦,还被蛋壳公寓以“继续续租,可返回半个月租金”的活动吸引,又继续续住了下去。后来因为工作调整,还是退了租,但是租金、押金被扣,无法退还。 

最后就是大家看到的,蛋壳公寓暴雷,多方讨债者维权无门,大家的钱都打了水漂。好在蛋壳公寓暴雷前夕,我去过蛋壳总部维权,幸运地拿到了部分房租和押金,其余都被蛋壳方面以各种理由扣掉了。尽管如此,跟一些没要到钱的租客比,我也已经很幸运了。 

有过租房经历,踩过坑才发现,所谓的大品牌也并不是那么值得信赖,还是一样会存在很多问题。

注:本文转载自燃财经,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