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网

日新网是一家致力于推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引入房地产后市场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 “日新”语出《大学》——“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网专注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 新模式妆点房产后市场,让新生活更近一点,让科技落地更从容一点。旗下拥有创新行业资讯日新网、 创新专业培训日新研习社、创新企业孵化成长日新商脉三款产品,以住宅、商业地产、 写字楼等不同业态物业经营的增效减能与增值创新以及服务标准化、 物业智能化、信息化等策略方向的创新为主要研究内容,共同助力日新网成为物业行业创新风向标。

国安社区巨星陨落,卖身收场


日新观点: 含金汤匙出生的国安社区终以卖身收场。

4月29日,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安社区被卖,具体收购方暂不方便透露。收购洽谈目前已进入尾声,工作业务也正在收尾中。同时记者发现国安社区的公众号已超过1个月未进行更新。

 WechatIMG40.png

据天眼查显示,今年3月国安社区的公司董事发生了不小的变动,赵晨希也卸任了公司法人。曾经大刀阔斧进行市场扩张的国安社区,在经过了最近1年多的沉寂之后,终以卖身收场。

WechatIMG44.png

壮志豪情,风口起步

在互联网巨头和资本市场的推动下,生活服务类APP在前两年呈现出井喷式的爆发,但是由于线上与线下融合发展的社区服务平台模式仍然不够成熟,鲜有公司可以有效全面满足社区用户的多样化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安社区应运而生。

国安社区自2015年成立以来,以“让社区生活更丰富、更便捷”为使命,通过互联网、云计算及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为社区及社区居民搭建起线上、线下相融合的一站式社区服务共享平台。

2016年10月30日,对自己未来满怀信心的国安社区召开了“连接·无界”品牌发布会。发布会上时任国安社区总经理赵晨希曾表示:国安社区的理念在于“连接无界”,一端连接的是社区内居民的需求和内容产生,另一端连接社区外的生产商和供给侧。连接的渠道一旦建立,个人和厂商可以将产品、内容和服务等上线至国安社区平台。他更是把整个国安社区的产品体系概括为“1+2+4+6+无穷大”。对于国安社区的未来,赵晨希说道,国安社区的发展计划是在2016年底开通超过300家线下门店,覆盖北京五环内所有街道。2017年上半年覆盖上海外环所有街道,下半年扩展至天津、广州、深圳等地。2020年进入国内100个城市,覆盖六亿人口。

身负众望,迅速发展

对于如此大规模布局社区O2O的生活服务类平台,业内也普遍对国安社区给予厚望。当然,接下来的一年里,国安社区也未令关注者们失望。

2017年对于国安社区来说也是名声大噪的一年。一年里国安社区吸引广大优质商品和服务供应商协同合作,高效吸引了圣元、义利等上百家品牌厂商入驻,与多家大型企业、原产地品牌商形成战略联盟。靠着中信国安的资本支持,在 10 月份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进驻了北京、天津、上海、辽宁、云南、广州、深圳八个城市,在全国开业的门店有 427 家。

除此之外,国安社区的产品体系也在这一年内逐一揭开面纱。国安社区从众多业务中分化出了家务事、老年之家、商业创新、国安优易、公共服务和国安健康六大服务板块,辐射本地生活、五保服务、社区养老、社区金融、社区购物、社区文化等多领域服务。另外国安社区同年还组建了以国安侠为代表的完善服务体系,整合居民生活的多维度需求,通过手机APP、400电话、微信端等8大触点,各个年龄层的社区居民,都可以用最快的方式,找到国安侠。国安社区在当时线上拥有40多个频道、900多个品类、14万个SKU。提供的产品服务除了基本的购物、家政、养老服务外,跟社区居民相关的服务,国安社区都做,一副“容纳社区一切可容之事”的姿态。

图片4.png 

△微信:IT烽火台制图,国安社区原有服务项

当然,这一年中也有不少人对于国安社区究竟是什么物种,靠什么盈利等问题提出过疑问,对此国安社区回应称:“国安社区从立项之初就说自己是供应商进入社区的高速公路,我们的主要盈利模式来自于为供应商赋能,为社区物业赋能,降本增效,国安社区从这部分效能中收取少量的服务费。但国安社区不是营销平台。”

急转直下,持续关店

背靠中信集团和国安集团的国安社区从一出场就占据着各大社区生活服务平台的“C位”。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在2017年大举扩张版图的国安社区,在2018年突然沉寂了。最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国安社区开始大刀阔斧地缩减门店,以北京地区为例,作为国安社区的主力城市,也没有逃脱关店超过40%的命运。

“国安社区成立时,我们的想法很朴素。一心想为社区居民服务,所以,跟社区居民相关的服务我们都做。”赵晨希解释道,一度以为只要将门店覆盖到北京各个社区就可以服务得更好。赵晨希坦言,我们走得太快,太急。当时只想着将国安社区门店开到各个社区,只要在社区里就行,而对于店面选址、门店结构、摆放产品没有仔细研究,现在关店就是纠正当时的这些错误。当初选址位置不佳、内部构造不合理的会逐步关掉。

当然国安社区也清楚,简单的关店并不足够让自己止损。于是,“关店潮”之后,“裁员潮”来了。今年3月国安社区多位员工爆料,国安社区北京开始大规模裁员,涉及员工人数超过1000人,包括主管、经理、总监级别员工。国安社区提出给部分员工“N+1”的赔偿方案,不过需要等到2019年年底才开始分期赔偿,引发大部分员工不满。员工转述了HR的说法,国安社区裁员会优化掉原有员工数的80%。而且去年门店就开始变相裁员了,强制员工减薪20%。北京地区100多家门店的员工,1-2月份工资没有按时发放,而国安社区也没有对门店员工有任何解释。

社区服务先行者之殇

在体育界曾经有个广为人知的梗:国安集团副董事长罗宁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但就现在看来的事实好像不是这样,3月1日,国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白银有色公告:国安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再遭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魏公村支行申请司法冻结。这是国安系上市公司,进入2019年以来,第四次公告,所持股份遭司法冻结。至此国安集团总负债也攀升至1782.9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49%。所以此番卖国安社区,也很难说不是为了缓解集团的千亿债务危机。

日新网记者研究发现,除此之外国安社区的卖身,更重要的还有一些自身的原因。最后一公里社区竞争激烈,仅生鲜到家领域,已有盒马、苏宁小店、京东到家、多点、每日优鲜等众多零售玩家参与。虽然针对不同客群,依然也会抢占国安社区的零售份额。而社区服务的模式,万科的住这儿、彩生活的彩之云也更好的利用自身的物业资源做社区,更节约成本。也就是说在广大实力强劲的对手面前,树大招风的国安社区的优势已经被逐渐蚕食。

社区商业资深研究者彭成京认为,抛开国安社区的其他问题,国安的想法是打造无边界服务,以“人”为中心挖掘诉求,匹配产品和服务。在这个方面,国安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不过这种模式的门槛看似低,实则很高,前期需要大量资本铺人、铺店。社区+互联网面向的人群复杂,门店+服务,服务半径太小,亏本。太大,则覆盖不及时。从这方面看国安社区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显然是不够的。

虽然国安的落幕就在眼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国安模式”的失败。反之,日新网认为这是一种正确而超前的模式。社区本就是一个容一切能容之事的地方。而社区服务更是一种完全以“人”为中心的服务,所以这种模式本身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社区零售、社区养老、社区文化等这些领域的市场现在也远远没有被深度挖掘。但问题就在于国安社区很明显地忽略了这种模式给自己带来的资金压力,同时也忽略了对上下游企业服务能力的要求以及成熟度。

我们期待着下一个不这么激进的“国安社区”的出现。

(颜雪妍,日新网副主编,专注于房产后市场及社区新零售领域研究,交流探讨、业内专访添加微信:609714304)

注:本文转载自日新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