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网

日新网是一家致力于推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引入房地产后市场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 “日新”语出《大学》——“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网专注用新科技、新理念、新政策、 新模式妆点房产后市场,让新生活更近一点,让科技落地更从容一点。旗下拥有创新行业资讯日新网、 创新专业培训日新研习社、创新企业孵化成长日新商脉三款产品,以住宅、商业地产、 写字楼等不同业态物业经营的增效减能与增值创新以及服务标准化、 物业智能化、信息化等策略方向的创新为主要研究内容,共同助力日新网成为物业行业创新风向标。

京东高层人事变动,生鲜地位边缘化?


日新观点: 京东生鲜和7FRESH合并本是一次契机,但如今前途难测。

继京东宣布实施核心高管轮岗计划、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王笑松及胡胜利被调离原岗后,昨日有消息称二人正在零售集团轮岗中。两人职务均调整为CEO特别助理,同隶属京东零售综合管理中心,上级领导为苏里,后者直接向徐雷汇报。从目前的安排看,这很可能是一个过渡职位。据京东集团官方消息,两人调任属于核心高管轮岗计划。“王笑松和胡胜利作为公司内部培养起来的管理干部,将被调任到其他岗位。公司希望他们在新岗位上作出更大贡献。”

7FRESH发展一波三折

多年布局,京东触达到的生鲜业态,包括天天果园、沃尔玛、永辉超市、7FRESH、银座商城、步步高、京东便利店、山姆、钱大妈等多种,其中7FRESH的落地最为显眼,7FRESH的发展过程也最为一波三折。    

去年3月,被外界一致看好的7FRESH操盘手杜勇携创世团队集体出走,并一手创立了生鲜新零售品牌“T11”,这给正在快速业务发展阶段的7FRESH,乃至于整个京东生鲜带来了沉重的一击。

但很快京东的“封疆大吏”王笑松作为大快消事业群总裁,将自己的工作中心逐步向生鲜业务倾斜,并在5月的京东生鲜战略发布会上放出了自己的豪言壮语:“今年7FRESH要开出50家门店,年底见分晓”。这些动作无疑不是给京东生鲜人打上了一记强心针。

然而,2018年的现实却再次打醒了京东生鲜的美梦,7-FRESH刚开业时甚至计划在5年内于全国铺1000家门店,然而到2018年底却只开出10家,距离当时50家的目标有很远距离。反观其对标的对手盒马生鲜当年却开出了100家店,截至2018年底已开出122家。

2018年年底,王笑松的职责再次做出了调整,京东再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一年的大快消事业群被拆分,王笑松从大快消负责人回到7FRESH和生鲜事业部,聚焦生鲜业务。这次体现了京东对生鲜仅有的、充满摇摆的重视的人事调整并没有抑制住7FRESH的步步落后。

很快,我们再次听到了7FRESH的人事调整消息,王笑松调离,王敬上岗。至此,7FRESH和京东生鲜仍在困局中,尚未脱身。对于京东来说,7FRESH似乎有了些许“鸡肋”的意思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京东生鲜被困何方?

在生鲜零售这个巨大风口上,没有飞起来的“猪”不少。但是作为一架巨大的飞机,京东飞得如此费劲多少有些让人费解。我想究其原因,主要就在于过于频繁的组织结构调整以及陈旧的业务布局。

频繁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直接导致了团队不稳定,本就不足的士气也被消耗殆尽。况且从集团层面来讲,对生鲜业务的支持远远不够。盒马生鲜多次受到马云与张勇的亲自打气和集团其他业务的全力协助,频频成为集团财报的亮点。相比之下,京东的支持就有些“口头化”了,战略重视不足的同时,甚至有些摇摆。频繁的组织架构调整在这种情况下无异于雪上加霜。

多位业内人士曾表示京东生鲜落后的根源是其太过守旧,这也是大型传统零售商的通病:京东生鲜并没有及时随着消费变革进行创新,由此造成入局时间太晚,并对生鲜项目的模式、供应链、仓配乃至对场景的理解上都很落后。对于生鲜业务来说,如何打造除便于交易和履约的场景成为关键。但是,京东生鲜线上业务依然在贯彻其固有的B2C大仓出货模式。虽然京东生鲜事业部总裁叶威去年曾表示京东将会布局前置仓模式,但此后却迟迟未落地。这或许跟前置仓模式下损耗过大、盈利困难等问题有关。除此之外,京东对于各家竞品的动作和各项战略均为做出及时合理的反应,也是困住京东生鲜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敬接棒恐重责难负

京东为了引进王敬可谓是费尽心机,甚至不惜收购由王敬一手创立的名不经传的新零售公司“优吉客”。由此可见王敬在京东眼中的价值量和让他接手7FRESH的动机了——在盒马鲜生和侯毅面前找回面子。

京东与盒马鲜生可谓是”纠缠“已久了。时任京东物流负责人的侯毅带着被否决的“盒马鲜生”方案失落出走京东。不久之后,他就遇到了自己的伯乐——马云和张勇。张勇为侯毅挡下了集团的压力,这才有了现在的生鲜赛道的领跑者盒马鲜生。换句话说,要是没有京东的用人“失误”,也不会有今天的盒马鲜生了,而失去侯毅也成了京东的一大损失。所以在7FRESH成绩不太理想的第一时间就启用王敬,很难说不是出于京东的弥补心理。

但是日新网还是比较认可业内对于京东这一动机的评价:冲动是魔鬼。除去盒马鲜生牢牢占据赛道领跑者这一客观事实不谈,阿里和侯毅又哪里是好对付的对手。7FRESH前店后长式的门店对店面面积的要求很高,而针对这一点据知情人士透露,阿里为了防止京东大范围铺开标准店型,已经防御性地布局了大面积的空地。在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京东想要在如此情况扩大门店数量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除此之外,阿里早就已经把生鲜零售的战火烧到了京东门口,盒马鲜生的城乡世纪广场店据7FRESH业绩最好的大族广场店距离不足4km。

所以京东想要在侯毅面前找回面子,就目前的整体竞争格局而言,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且从线下资源,到线上零售,京东对7-Fresh的重视程度,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地高,甚至可以说的是,如果王敬对7-Fresh没有绝对掌控权的话,那么,所谓的重视,只能说是很字面上的东西,而不是处于生鲜市场最前线的状态。因此,如果7-Fresh真的有心争抢生鲜市场这一块的话,还是先将目标定得比较低一点,然后再图谋更高的目标。

当然,目前就给京东生鲜和7FRESH的未来走向下定义还为时尚早。昨日在公布王、胡二人新任命时,前京东Y事业部负责人、7FRESH技术研发中心负责人于永利已重返京东任职,职位仍然是7FRESH技术研发中心负责人。对此,京东回复称:“于永利目前在7FRESH正常工作”。所以7FRESH的未来走向还是个未知数,京东这家处在生鲜风口的飞机是乘风而起还是最终坠毁,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36氪,原标题《焦点分析丨京东生鲜为什么落后了?》。日新网对文章进行二次编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点赞 (0)